頭部
腾讯彩票怎么查看
當前位置 : 首頁 >今日視點>正文
黑衣“蒙面”與香港“要臉”
發布于 : 2019-10-16 08:51:34 瀏覽量 : 225
上一章茶餐廳講述了《亂港派的“風流任誕”與生態鏈》,不僅有“AV仁”何俊仁公然在立法會上瀏覽色情照片,“色鬼”陳浩天一足踏三船,還有李永達與兩個女人三段婚姻等“臟亂差”的群體故事。

貪財與好色是亂港派揮之不去的群體本性之一。今天,港嘢君要講的他們另一副面孔:暴戾恣睢,以及他們慣用的“嚇”“扮”“煽”“抽”“騙”五種亂港損招。



1.jpg


“手足,明日下午2時銅鑼灣Sogo 見,‘記得帶面具’去裝修。” 


六月以來的香港,黑衣蒙面人頻頻聯絡所謂行動小組,多次發起大型破壞行動。這類密謀已不是新聞。夜色越來越深,電視實拍畫面中的情景,也越來越讓人懷疑是否置身伊拉克的街頭,而非以“文明、法治”著稱的香港:他們隨意設置路障,在墻上亂涂亂畫,甚至打砸店鋪、金融機構的門面,丟擲燃燒彈……


“修例”風波持續,暴力示威充斥香港市民每日生活,商家生意大跌,市民生計受損。


未到晚間七點半,繁華的海港城等一眾商場就已提前關門,彌敦道等沿街商鋪也早早停止營業,港鐵要么多站關閉,要么全線停運。


“現在少了很多沿街食客、游客幫襯,多的都是熟客。”一名餐飲店老板叫苦不停,不少香港市民也勇敢地站出來譴責說,蒙面人士對港鐵等公共交通搞破壞,“根本就是沒經過大腦思考的做法


2.jpg


早早關門的海港城商鋪



 
暴力、謊言與“黑蟑螂”



2019年9月14日,香港市民尹先生前往參加唱國歌活動。


這時,對面馬路有一個“蒙面黑衣人”態度囂張,張狂指罵唱國歌的民眾。看到“蒙面黑衣人”在攪局,尹先生快步走上去摘下他的頭套,黑衣人出手攻擊尹先生頭部之后,迅速遮住臉灰溜溜地走了。


3.gif



這段“秒慫”視頻清晰地表明:黑衣暴徒就是怕見光。后來,黑衣人被認出是一名公務員,他即將面臨著司法調查。


黑衣蒙面人組織嚴密。他們之間以“手足”(伙伴)相稱,警方稱他們“暴徒”,香港人則不屑地稱其為“甴曱”(蟑螂)。


他們戴頭盔、穿黑衣、戴口罩,只露出兩只眼睛,有的干脆戴上防毒面罩,連眼睛都不敢露;他們手里拿著雨傘、鐵棍、激光筆、弓箭、汽油彈,并強行阻礙交通、縱火、砸碎玻璃門窗、圍毆平民、襲擊警員……


如此打扮與行徑,與恐怖分子無異。


黑衣蒙面人中,十幾歲的少年小豪,來自香港一所教會中學。他說,黑衣蒙面人分為兩類:一類堅持要讓活動保持和平、理性和非暴力,簡稱“和理非”;另一類叫勇武派,他們每次上街都隨身攜帶不少Gear(裝備)。


小豪自稱“從網上教授的視頻學到不少”。


一段網絡熱傳視頻中,一名黑衣人與一大群人,將一名警察按倒在地,用疑似為金屬管的東西毆打他。這名黑衣人隨后轉向了另一名警察,后者拔出了槍,背靠著一家關著門的店鋪,黑衣人使用鐵管擊打警察。無奈之下,該警察被迫向這名18歲的黑衣人左肩開槍。


“開槍的警察事先發出了口頭警告,這是‘合法合理’的行為,這名香港警察是在遭到近距離攻擊后,第一次被迫實彈開槍。”警方發言人表示。


4.jpg


暴徒之所以在襲警或打砸公共設施時異常“勇武”,一個重要原因就是蒙面可當“護身符”,令警方取證更困難;暴徒因此更加肆無忌憚,警方卻因辨認不出身份,而難以追究其法律責任。


黑衣人施暴還善于傳播謠言,挑起社會矛盾。2019年8月31日,香港旺角激進示威者逃往地鐵太子站,警方也接報指太子站有市民打斗破壞設施,在太子站拘捕了53人,7人送院。


據此,黑衣人不斷在街頭巷尾傳播,“8月31日太子站有人死亡”,但事實上這完全子虛烏有。


黑衣人經常打砸銀行、店鋪、港鐵車站,多名普通民眾遭圍毆受傷、昏厥,女藝人馬蹄露因為拍攝街頭暴行,也被打得頭破血流。


5.jpg


香港藝人馬蹄露遭暴徒們毆打


Robert Ovadia是來自澳大利亞主流媒體“第七頻道”的記者。他因為救助了被暴徒們打傷的香港藝人馬蹄露,并如實報道了香港街頭的“亂港分子”的暴力行為,也遭到暴徒們的辱罵和網絡暴力。


“(香港)目前的氛圍是‘有毒’和‘危險’的。”Robert Ovadia將他救助馬蹄露到被暴徒圍攻辱罵的過程全都寫了出來,他還嚴厲地質問暴徒:動不動就對不同意他們觀點的人使用暴力的“民主示威者”,到底是不是真的在捍衛“民主”?



 
暴徒變臉又變身



暴徒私設公堂,擅自街頭執法。他們在公路上設置路障,截查一些車輛,甚至看車里面人士的身份證明文件。


2019年10月4日晚,暴徒大肆破壞攻擊一些他們自己選定的目標商店,不僅令香港商業環境受損,也制造了很大的恐慌,某個市民表達不同的意見讓暴徒不滿,就會無端受到攻擊,這種做法已背離暴徒們所鼓吹的“民主自由”。


“這一種暴力行為已經去到沒底線,無法無天的地步,特區政府會以最大的決心制止這些暴力行為。”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表示,任何香港人都不能使用私刑。


6.jpg


玉石俱焚的做法已把香港推向一條不歸路,大多數蒙面黑衣人并不在乎。不過,他們的背包里,還攜帶著普通服裝,他們中的許多人,通過一場快閃行動吸引大批人員參與,并在制造沖突待到防暴警隊趕來時,迅速脫下口罩和眼罩,或躲在小巷暗處摘口罩換衫,裝成普通市民離開,或以非示威者裝束輕易穿過警方防線。


眾所周知,鐵路是香港公共交通的骨干,每天要接送500萬人次乘客,暴徒全線癱瘓香港的鐵路系統,故意影響香港市民日常的生活、出行及商業活動。


因為暴徒在施暴、破壞時,戴著口罩或面罩,警方辨認不出身份,難以追究其法律責任。香港大多數民眾都不愿任由蒙面者到處肆虐,強烈要求設立《禁蒙面法》的呼聲越來越高。


拒絕蒙面,香港“要臉”。


7.jpg


港區全國人大代表、民建聯副主席陳勇擔憂,社會暴力氣氛在蔓延,令香港的法治精神蕩然無存。他呼吁,不論任何陣營人士都要尊重法治、放下暴力。


2019年10月3日下午,有民間團體到特區政府總部外請愿,要求盡快訂立“禁蒙面法”。


8.jpg


請愿書寫道:“蒙面已經成為亂港暴徒的保護傘,近期的暴亂已經越來越嚴重,利用蒙面來亂港反中,破壞香港的繁榮穩定,這是我們絕不允許的。” 


一批來自政、商、法律、教育及退休公務員等界別的人士,也在10月3日宣布成立“禁蒙面法推動組”。該團體在網上發動聯署行動,并草擬私人條例草案,約見行政長官,促請盡快訂立“禁蒙面法”。


立法會委員葛珮帆指出,“禁蒙面法”在外國已經很普遍,在目前香港暴力情況惡化之際,應盡快立法,止暴制亂。她強調,該法不是針對和平的示威人士,而是針對暴徒。


9.jpg


星島新聞集團主席何柱國10月3日登報連發兩文,促請老師以良心保護學生,呼吁速立禁蒙面法保護無辜生命。他說,止暴制亂是大多數市民的共識,呼吁香港特首運用緊急法賦予的權力,訂立“禁蒙面法”,止暴制亂,保護警察及民眾,否則幾代香港人共同建立的基業將毀于一旦。


2019年10月4日下午,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宣布,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決定引用《緊急情況規例條例》通過《禁止蒙面規例》(簡稱《禁蒙面法》):10月5日零點起,《禁止蒙面規例》正式實施,參與游行集會的人都不能蒙面或戴口罩,違者最高監禁一年,或最高罰款25000港幣。


10.jpg


誰在為暴力分子開脫


每逢特區政府提出重大舉措,為反而反的反對派,會利用市民因對新生事物陌生而產生的恐懼心理,瘋狂恐嚇市民。


縱暴之下,暴徒推年輕學生上前線做人肉護盾,毀港鐵、鬧市縱火狂掟汽油彈,打砸燒反對暴力的中資銀行、企業、商鋪,圍毆持反對意見的市民,“黑色恐怖”彌漫整個香港社會。


《禁止蒙面規例》頒布后取得了積極成效,但仍有部分香港暴徒發動無差別的暴力攻擊。立法會議員葛珮帆表示,蒙面暴徒隨意暴打市民,襲擊警員,市民對此已忍無可忍。


但香港市民不再保持沉默,愈來愈多的市民勇敢站出來對暴力說不。


2019年10月13日下午5時許,有暴徒不斷在旺角彌敦道一帶用雜物堵路阻塞交通,一名香港中年女子不滿暴徒所作所為,毅然出面將暴徒擺下的路障雜物逐一清回路旁。


該女子的正義舉動卻惹來暴徒不滿,有暴徒以粗言辱罵,甚至以黑漆噴污其臉部。其間,有香港市民恐她有性命危險,曾一度將其拉離現場,并勸其快走。


但該名中年女子并未被暴徒嚇怕,她義正詞嚴地怒斥黑衣暴徒,“香港這么好,為什么你們要這樣破壞?我雖然只有一條命,但一定要阻止你們。” 


11.jpg


“暴徒的行為越來越暴力,想要我同事的命。”2019年10月8日的記者會上,署理總警司江永祥說,一些暴徒用“腐蝕性液體”襲擊警察,造成化學燒傷,并向一節地鐵車廂和一處地鐵站站臺投擲汽油彈。


尤為嚴重的襲警事件發生于10月14日約五點,已關閉的港鐵觀塘站,有一批黑衣人不斷搖晃近apm商場出入口的港鐵大閘,接到報警后一批防暴警到場,發現破壞者已四散逃走,防暴警收隊離去之際,一名在人群中的戴眼鏡黑衣男子,突然持刀從后割向一名警長右頸,當時血流如注。


行兇者為新界喇沙中學六年級學生許添力,十九歲。


遇襲警長名為“祥哥”,四十三歲,隸屬東九龍警區沖鋒隊。警方說,他的右頸有約三至四厘米刀傷,幸被警車急送醫院搶救,情況穩定,沒有生命危險。


另有警員在旺角遭多名“黑衣人”圍攻,飛腳踢傷搶犯,并企圖搶奪長槍,警員力保護槍,同袍趕至制服兩名嫌疑人;至晚上八點左右,一批黑衣人向旺角警署門外的水馬連擲20多枚汽油彈,頓時火光熊熊,黑衣人其后快閃離開。


12.jpg


晚上八時二十分,多輛警車停泊在彌敦道近快富街期間,突有人向警車投擲疑似爆炸品,并傳出巨響,幸無人受傷,現場花槽旁遺下一個炸毀的膠袋及一批碎片,包括電線膠管及疑似手機底板。


示威者漠視法紀,根本是恐怖行為。然而,一些西方政客和媒體對上述暴力惡行卻集體失聲,美國當局反而抨擊香港政府不該援引《緊急法》訂立《禁蒙面法》,企圖以這種拙劣的方式給暴徒打氣,煽動港人“反抗”該法。


“末代港督”彭定康也不甘寂寞,妄稱制定《禁蒙面法》是“瘋狂之舉”。他罔顧香港的主流民意,漠視市民的生命安全,無視英國早于1723年就施行“反蒙面法”的事實。


當前,很多西方國家也明文嚴禁“蒙面”的游行集會,彭定康之流的雙重標準已充分暴露了其虛偽、偏執、冷血的真實面目。一些立法會中的反對派議員也縱武煽暴。他們的目的從來不是反對修訂《逃犯條例》草案、不是民主、不是自由,而是選票。在選票面前,年輕人的前途、香港的前途、市民與政府之間的信任、關系每個人的民生,都可以成為炮灰。


13.jpg


“嚇”“扮”“煽”“抽”“騙”,縱暴派賤招不斷


為爭取香港市民的支持,多名反對派立法會議員可謂“戲精”附體,先是沖到前線“勸阻”暴徒在“錯誤時機”的暴力沖擊,后來又轉為數度高調聲稱,“不與暴力割席”。正是他們為了個人政治目的,縱暴、煽暴,制造黑衣人。


在7月1日沖擊立法會的現場,反對派立法會議員毛孟靜就沖到媒體鏡頭前“勸說”暴徒,“暴動罪真的判十年,你想清楚是否值得……不要,先想想母親……不要……”


她擺出一副慈母的模樣,卻私下里縱暴,并多次在立法會連線“解救”暴徒。


當天,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也扮阻止暴徒沖擊立法會,更“下跪”來“勸告”暴徒停手。一些反對派議員試圖借此“一雞兩味”:利用反暴力,一方面爭取“和理非”認同,以贏得選票;另一方面刺激暴徒,令其情緒愈來愈激烈,最終制造有利于反對派的香港亂局。 


14.jpg



從“縱暴派”反復無常、見風使舵的計謀不難看出,香港越亂,反對派立法會議員就越容易煽動民情。


實際上,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、林卓廷、鄺俊宇、許智峰、尹兆堅、區諾軒、梁耀忠、鄭松泰、范國威這班“撐暴力十三太保”,私下里仍拒絕與暴力割席。


亂港分子以所謂“血債票償”的口號,靠“嚇”“扮”“煽”“抽”“騙”五招,沖擊即將來臨的11.24區議會選舉,為選票不惜破壞香港長年建立的法治基礎。


來源:“港嘢茶餐廳”公號

腳部
Copyright ?2018 潮州文明網.ALL RIGHTS RESERVED.
粵ICP備13010209號-1